出品:汉网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85771888—3452
 
“城管卧底”是一首“黑色幽默”?
      洪山区城管局长赵扬说,一个月前,该局七中队队员桂文静提出了一个想法,希望能体验一下摊贩的真实生活。他和该局党委书记李运详商议后,认为点子很好,于是就有了这次体验式执法,原计划要体验两个月,但因为网友“岔巴子”的爆料,结果此事被迫中断,体验共进行了33天。
    此次体验,两名城管工作人员共接触了200多名摊贩,练摊的地点遍布武汉三镇。洪山区城管局称,该局决定把二人赚的钱加上该局局领导捐出的钱,凑够1000元钱捐出来。
  11万人关注原报料微博 网友激辩是有隐情还是人为炒作 网友对此事展开讨论
城管委逐一回应热点问题 表示:第一时间不回应是想为了看看网友的态度
 
 
 
 
 
  城管委:干啥都说作秀,要我们怎么做?
 
“卧底没有演的痕迹”
    新闻通气会上,武汉市城管委新闻宣传负责人叶志卫否认“作秀”说法。他表示,两名城管队员写的“体验日记”,详细记录了摆摊经历及周围环境,有故事情节和真实感受,不可能造假,卧底过程也没有演的痕迹。叶志卫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强力管理,被指责暴力,我们采取眼神、鲜花、体验执法,被质疑作秀,到底要我们怎么做。有什么好办法说出来,我们奖励1万元。”
小贩行贿保安是误会
    有媒体对日记中记录的某小商贩交给保安几百块钱一事提出质疑,小商贩哪来这么多钱?对此,桂文静回应,当初以为是潜规则,后来发现其实小贩给保安的是货款,他们在后来的日记中做了相关澄清。对于外界质疑的摆摊收益,昨日,洪山区城管局将1000元摆摊收入做了捐赠,捐赠对象是占道经营摊贩徐军胜。
 
摆摊城管:我们是好心,但被曲解
 
 
  媒体质疑:为何“摆摊”体验的说法姗姗来迟
 
为何“体验”姗姗来迟?
    城管摆摊的消息曝光后,有媒体称武汉城管委16日对外发布信息:他们已核实并证实两名城管人员的身份,其中桂文静工作10年,工作优秀。一位武汉城管负责人还称,“如果该执法队员确系生活困难,可向组织谋求解决。但作为执法人员,是不允许从事此类经营活动的”。有网友质疑称,武汉市城管委既然16日已确认其身份,为何直到17日才对外发布是“体验”?
城管摆摊经费及收入去向?
    据称两队员自己出资购货,不存在违反公务员管理相关规定,收入将用于公益活动。相关负责人称,城管队员在今年5月提出体验练摊的想法,局里同意并支持。当事两队员主要是利用下班时间,自己出资购货,在夜市摆摊。因此不存在违反公务员管理相关规定的情况。局长赵扬称,此次体验的经营收入也将用于公益活动。
 
媒体:五问武汉“卧底”城管
 
 
  公众:理解同情、冷嘲热讽?各说不一。
 
公众声音:辛苦挣钱 同情理解
    白天着城管制服执法,晚上则换上便装摆摊,武汉一名城管执法队员引起全国网友关注。武汉城管官方微博回应此事,称当事人是一名优秀城管执法队员;洪山城管人士则称:“摆摊”实为卧底,目的在于“换位思考”。白天是城管,晚上是商贩,本是负面的新闻,没想到几乎超过九成以上的评论都对于这位城管“凭辛苦挣钱,靠劳动吃饭”的举动表示了深深的理解和同情。
公众声音:冷嘲热讽、纷纷质疑
    让人们再次没想到的是,几乎是一夜之间,昨天少许网友的和专家猜测的“卧底说”与“换位思考”,今天一下子全部都成了“事实”,为了证明自己的所言不虚,就是出于“换位思考”的工作来考虑,当地城管局官员还向媒体出示了几张手写的笔记,称这是两位队员近来写下的数万字“摆摊日记”。与昨日城管摆摊所受到的“礼遇”截然相反,部分跟帖冷嘲热讽质疑一片。
 
论坛互动:城管摆摊究竟是对是错?
 
      引车卖浆、艰难营生的小摊贩之境遇,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武汉城管部门耗费许多精力去摸查此事,固然彰显了态度上的积极性,但客观上讲不会有太大价值。可是,如果这种外围的“另类创新”在引发公众争议的同时,能提醒管理者正视城市管理中的核心问题,下定决心破解城市管理困局,那么“城管卧底”一事就会成为一个改革的契机。
 
出品:汉网新闻中心
版权声明:汉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联系电话:85771888—3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