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基层代表委员的笔记本:看病到基层,如何能实现

他们行走在田间地头,他们记录着百姓的殷殷嘱托,他们是最基层的代表委员。

两会期间,新华网记者将镜头对准基层代表委员,推出《基层代表委员的笔记本》系列微视频。

基层看病难在哪?

怎么解决看病难?

请看第四期节目—— 《看病到基层如何能实现》,听代表委员们说基层医疗新变化,听代表委员们支招化解难题?

一、基层看病难在哪?

马文芳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乡村医生

谁来接这个班?这是当前的大问题。(我所调研的几个地区)乡村医生年龄偏大,最小的53岁,最大的78岁。

谢子龙全国人大代表湖南企业家

社区、包括基层医疗机构,这种的全科医生还比较少。还是让一些病患者不太敢去,哪怕是小病小痛,感冒发烧。

许戈良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医院院长

我们临泉县人口240万,2000张床位服务240万人口。这个比例相差太大,资源严重不足。患者在邻县流动的过程中,就受到了医保支付比例的限制。现象越来越明显,甚至束缚了县域之间的患者流动。

王鸣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杭州医生

我们国家本身的医疗人才也好、资源也好,分布不均衡,长期以来结构性的问题。

二、怎么解决看病难?

谢子龙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企业家

在最基层的医疗机构的医保报销比例应该要适当提高,这样就会鼓励一部分小病小痛的患者到基层医疗机构去多看病。

马文芳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乡村医生

如果下一代年轻人想当乡村医生,给他纳入国家的统一管理。

许戈良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医院院长

我们安徽做了个尝试,就是发展县域“医共体”,县里面的医生下到乡村,乡村的医生到县里培训,然后他们是形成一个结合体、共同体。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让他们(病患)有序流动和在异地得到合理的报销。建议在全国及区域加强信息共享的联网工作。

王国斌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医院院长

“输血功能”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加强基层医院的“造血功能”。包括人员培训、技术输出,及双向转诊交流。

王鸣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杭州医生

“双下沉”,优质医疗、人才跟医疗资源,一直沉,沉到县乡一级。比如,我要沉到这个医疗机构,我要对它把脉,它可能的薄弱环节到底在什么地方?

三、基层医疗变化多

许戈良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医院院长

我们在三级医院能开展的常规项目,在县级医院都能开展。

马文芳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乡村医生

通过新农合,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得到了缓解。他敢住院,甚至于看好病才回家。

马玉花全国人大代表宁夏乡村医生

就像我们农村来说,报销85%,村卫生室报75%,到县医院报销80%-85%,非常高,再还有低保。

谢子龙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企业家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有非常强的意识由政府来主导分级诊疗,由政府来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专业技术能力。

许戈良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医院院长

如果能把基础工作做好了,大医院的精力就完全集中在疑难复杂疾病上了。

责编:宗晓斌

上一篇:重农固本 实现三农“富强美”——过去4年5564万人脱贫 占农村贫困人口近6成

下一篇:政府工作报告怎么样?基层一线人大代表这样说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