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该怎么看“我们为什么非要做五十年一遇的防洪堤”

每每伴随灾害的来临及抗击,都会形成一个巨大的舆论场。应急信息传播的同时,也伴随着各种质疑和解析,乃至对“治本”的思考甚或“支招”。多数类似发言,不乏诚意,也出自建设性目的。除去恶意的造谣生事和蛊惑人心,对公共舆论的不苛求,不失为一个基本原则。

但真心诚意的前提之外,更需有深入了解、分析事实的耐心和方法,遗憾的是,这或许已成我们这个时代最稀缺的品质之一,所以标题党和“贴标签”的做派才会大行其道,吸引眼球反而跃升为舆论构建的最高目标。

灾害发生之时的舆论场,信息最驳杂,观点最多元,辐射力也最强。我们不必苛求观点一律,也不奢望通过某种力量排除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但无数事实表明,真正有价值的舆论空间,必将以建设性、公信力和权威性垫底。而这些要素,无一不来自于服务公众的责任和情怀,以及科学的行事态度和方式。(武汉媒体人 梅明蕾)

\

昨日下午,南湖雅园内通往各单元的栈桥搭建进展顺利  记者郭良朔 摄

反思汛情切忌浪漫主义

多年不遇的暴雨让南方很多地方沦为泽国,景观设计师俞孔坚发出了“我们为什么非要做五十年一遇的防洪堤”的诘问。

这是俞孔坚2014年的一篇演讲中说的话,时下再次引起关注。作者的生态理念形成时间更早,从他多年来规划设计的作品就不难发现。

俞孔坚希望人们首先改变对水的态度,与洪水为友。据他研究,即使把所有防洪堤、大坝全部都炸掉,洪水能够淹掉的国土面积才0.8%,极端情况下才淹掉6.2%。认为中国防洪防了几千年,实际上只为0.8%的国土。

作者显然回避了一个问题:这0.8%的国土恰恰是长江中下游、珠三角、江淮黄淮等地势低的区域。为了河流能“自由奔流”、人们能“与洪水为友”,就置中国人口最集中、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于不顾?

其次,修堤坝并非中国特色。欧美、日本一些重要河流不仅筑堤坝,甚至沟渠化建设,以满足巨大的航运需求。只是因气候不同,外国堤坝没中国这么明显。

不同于欧美主要地区的海洋性气候,中国中东部属季风性气候。韩国日本虽也属季风气候,但海洋性明显。所谓海洋性就是全年降水分布均匀,河流全年水位变化小,季风性气候反之。因此国内河流筑上高坝,是因地制宜。

该学者在台州永宁江、金华燕尾洲、中山岐江等多条河流有生态修复的成功实践,值得国内同行学习。但上述河流“体量”无法跟长江、珠江、淮河、黄河相比,不能一概而论。

人类发展的进程,本身就是对自然改造的历史。而城市的出现,正是该历史进程的高潮。工业化和信息化更加速了这一过程,也带来了诸多生态环境问题,于是人们开始反思。

但这绝不等于盲目回归“原初的自然”,而是要求我们在规划、建设、治理城市和河流时,论证更加严谨。发达国家河流也有堤坝,但相应的生态补偿措施发展时间长,比我们成熟,比如在河流主航道兴修水利,航运灌溉功能不大的航道或航段保持自然状态。必要地段,甚至开凿专门供鱼类洄游的“动物运河”。

汛情讨论,不能流于理论空想和浪漫主义。(浙江媒体人肖纯)

城市的本质其实是一个逆自然的存在

这次的渍水来势汹汹,一夜之间就让三镇多处“失守”,不少地段还是“久经考验”的安全区,很多生活在长江边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武汉市民,也禁不住连连感慨,大呼意外。

用事实说话,如此程度的灾情,显然不是某些网民“一下雨就淹”的调侃所能概括。武汉这次遭遇的,是不折不扣的重大自然灾害,面对这样罕见的灾害,城市着实压力巨大。

\

昨日,巡司河边的挖掘机正在加紧施工,拓宽河道。记者胡九思航拍  

武汉的灾情尚未过去,一系列季节性自然灾害开始在更大的范围内发威。

今年第一号台风“尼伯特”7月9日在福建泉州市石狮市登陆,截至11日9时,灾害造成福建省福州、厦门、莆田等9市54个县(市、区)45.2万人受灾,9人死亡,18人失踪,21.3万人紧急转移安置,900余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9亿元。

洪水和台风,对长江边和海边的城市而言,都算得上是“常客”。

常年与自然灾害打交道,必然对这些特殊气象和自然活动规律有所掌握,也积累了相当的防灾减灾经验,相关技术能力也在不断提高。

这些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历程,就是一部抵御自然灾害的抗争史,人们也希望经过千锤百炼后的城市能固若金汤,从容应对每一次灾害的侵袭。遗憾的是,尽管斗争经验丰富,依然不能彻底摆脱危险。

\

汤逊湖大桥上搭起了栈桥,方便行人通行。

城市抗灾能力的高低,和其发展水平密切相关,但依然有其极限

从历史经验来看,至少到目前为止,自然灾害仍是人类要克服的一个终极命题

无论处在怎样的发展阶段,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恐怕都必须承认一个客观现实,面对不知何时会出现的自然灾害,没有一座城市能底气十足地“打包票”,尤其是当那些突破纪录的超强灾害发生时,既不能确保城市万无一失,更不可能让城市丝毫不受灾害影响。

\

7月3日,团山隧道实行24小时封闭  记者魏娜  摄

事实上,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城市基础设施高度完善,在超强自然灾害面前,往往也力不从心,全城沦陷全城抢险,并不鲜见。

城市的本质其实是一个逆自然的存在,为了把自然可能对人类生存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限度,人类根据地方特点塑造出了不同的城市环境。

在这个过程中,人类不断取得了胜利,建立起仍在发展中的安全保护机制,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人在灾害来临时的正常生活,这也让人类看到了进一步摆脱对自然灾害恐惧的希望。

但是,如果就此认为自然灾害已经不构成城市威胁,甚至提出绝对化的要求,却是不切实际的。

城市的有限性,当然不意味着城市可以在灾难面前不堪一击,那些明显的缺陷和教训,应当成为城市未来建设力求补齐的短板,或者深刻反思的经验。

(长江日报评论员 李杏)

责编:宗晓斌

上一篇:武汉消防教您应对洪水来袭 受淹房屋晾晒后再用电

下一篇:武汉遭遇特大暴雨袭击 消防教您如何应对洪水来袭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