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后人讲述“中国好兵”故事

文/见习记者姚传龙实习生黄敏图/本报记者杨涛

如果说老人是时光的亲历者,那么抗战老兵就是70年前民族救亡的真实记录人,同他们对话,就会真实感受烽烟滚滚的岁月。

如果说老人是一本厚重的史书,那么抗战老兵则是抵御外侮的鸿篇巨著,和他们沟通,就会感到民族复兴的不易。

4月11日,本报在今天头条中,以《77年前,五百壮士血洒武汉市区》为题,报道了武汉保卫战的最后时刻,国军185师的500壮士,即使兵临城中,纵然敌众我寡,依然奋勇杀敌的历史。报道一经刊发,多位知情读者、185师后人与本报取得联系,讲出有关武汉保卫战“最后时刻”以外的历史细节。

185师后人想找回父亲的印记

4月12日,一条QQ消息出现在武汉晚报记者的电脑桌面上,一名远在陕西渭南名叫“玛雅”的网友,询问本报寻找185师老兵与后人的情况:“作为185师的后人,我有义务讲出我知道的一切。”

“玛雅”真名邢新琰,今年53岁的她是重庆解放时,率部起义的国防部警卫二团团长邢晋贤的女儿。1910年出生的邢晋贤,在武汉参军,后因表现优异,成为黄埔军校学员。武汉会战前,升任1090团一营一连连长,后来参加了鄂西、宜昌等多场恶战。

父亲的从军经历对于邢新琰来说,并不熟悉。父亲生前爱说,可她没有注意听与记录,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自己真正想了解父亲的过往时,已经没了机会。“我从很早前开始寻访185师后人,目的就是找回父亲的印记。”

苏联教官力荐“中国好兵”

邢新琰说,由于家中缺衣少食,邢晋贤早年便从老家陕西大荔县外出,扒着运煤的火车,几经辗转,于1930年来到武汉。

到达武汉后的一天,邢晋贤看到路面上围着一大群人,挤进去后才发现是政府在招募新兵。“当兵给饭吃吗?”“管饱!”简单的问答后,邢晋贤正式参军入伍,隶属于武汉警备司令部

尽管目的现实,但加入部队后的邢晋贤在训练上没有一丝马虎,伴随东北“九一八”事变的爆发,邢晋贤愈来愈感到民族的危亡,曾经当兵吃粮的初衷变成了从军救国的理想。

一次,蒋介石亲自阅兵,邢晋贤被要求和自己的苏联教官拼刺刀。高大的苏联人并没有将瘦小的邢晋贤放在眼中,一出招便使出十分力气企图将其打倒。但邢晋贤却利用技巧与之周旋,并借一次战机,将苏联教官打倒在地。

事后,苏联教官专门将邢晋贤拉到蒋介石面前,力荐之:“这是我见过的中国最好的士兵。”

武汉会战他最后撤离

优异的表现让邢晋贤被推荐,成为黄埔军校洛阳分校干部培训班的学员,学成归来的他担任国军185师545旅1090团一营一连连长,1938年武汉会战爆发后,他多次与日军短兵相接,与战友奋力保卫武汉。

邢晋贤生前说,自己的军旅生涯中共有3次担任敢死队长,其中与死亡最近的一次便是1938年10月25日晚,从岱家山撤离时。“父亲说,撤退那天,日军进攻格外凶猛,周边多个阵地均告失守,自己的阵地虽然没丢,却也牺牲很大,后来上级下令撤离,方才全身而退。”邢新琰的记忆中,父亲说的最多的地名是“江岸停车场”。

邢新琰说,父亲多次说过自己是最后撤离武汉的,父亲撤走时,知道“江岸停车场”还有一些人(一部分国军部队)没有撤出。但这些人到底有多少、是哪些人、他们怎样进行最后的拼死抵抗?邢新琰当时没有细问。

推迟起义是为营救干爹杨虎城

武汉会战结束后,邢晋贤又参与了多场对日战役,屡建功勋,并于1947年升任国防部警卫二团团长。然而,随着他在国民党军队中的地位愈来愈高,邢晋贤却更加迷茫:抗日救亡是为人民安康、国家富强,可是自己所保卫的国民党高官却贪图享乐,不顾百姓死活。

渐渐的,率部起义,回到人民怀抱的念头在邢晋贤的脑中萌发。他将自己的三弟邢竹全招入自己的麾下,以期兄弟同心。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邢竹全早在1936年便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对于邢晋贤的起义想法,兄弟两人不谋而合。随着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国民政府迁至广州。“当时,我父亲想在广州就地起义,但三叔邢竹全坚决反对。”邢新琰说。

作为一名地下党,邢竹全时时都想回到自己的队伍中,但为了营救自己的干爹杨虎城,他希望起义推后,利用国军部队的身份,营救被囚重庆的西安事变功勋杨虎城将军。

邢竹全为什么会是杨虎城的义子?这就需要了解邢杨两家的历史渊源。早在邢竹全年幼时,邢杨两家隔河而居,邢竹全更是与杨虎城的长子杨拯民、长女杨拯坤同校读书,邢竹全上学时就寄居在杨家,颇得杨虎城母亲孙一莲的喜爱,并认他为干孙子。

邢竹全长大后,又与杨拯民、杨拯坤一起加入中国共产党。西安事变时,邢竹全正好在杨虎城身边。邢新琰说,正是这样的关系,邢竹全要求营救杨虎城。

未能营救杨虎城是邢家兄弟一生遗憾

于国,杨虎城推动过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于己,父子之情不能不救。邢竹全的要求说明后,邢晋贤便开始实施营救计划。1949年7月,他假称部队需要赴重庆补充军需物资,9月初,国防部四厅同意了其赴重庆的报告。

得到允许后,邢晋贤率全团乘火车抵达柳州,后改乘汽车到重庆。然而由于战争,那时租到汽车非常困难,邢晋贤历时半月租到了几十辆汽车,全团分批出发。崔圣武回忆,当时租用汽车的费用非常昂贵,经费全都由邢晋贤变卖家产所得。

经过十几天的艰难行程,邢晋贤于9月底安全到达重庆。邢竹全立即到重庆两楼口,与一名地下党接头,准备营救。然而重庆的同志却告知部队来晚了,杨虎城将军已于9月17日遇难。这也成了邢家两兄弟一生的遗憾。

果断起义,名字登上新华日报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解放军陈兵江南,国民党中央政府各机关已开始撤离。驻防在重庆的胡宗南部队,持续不断地将国防部四厅存放的银元及重要军事物资运向飞机场。

邢晋贤所率领的国防部警卫二团一千多人何去何从,须提上日程。“跟随胡宗南部队到成都去是死路一条,率全团起义是唯一的光明路。”邢新琰说,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其父决定起义。

但是,当邢竹全再去街头时,已无法和党组织联系,成功回到人民怀抱是一大难题。邢晋贤在与营、团军官召开会议沟通后决定,分头在市内、市郊走访,找共产党的地下关系;部队驻防复兴关,掌控制高点和通往成都的咽喉;暂不宣布起义之事,防止部队内乱。

一星期后,邢晋贤与共产党地下组织联系仍无音讯,时间紧迫,万般无奈之下,邢晋贤决定由团副何永立与一位连长渡江直接与解放军接洽。

解放军二野三兵团四十七军陶怀德接见了他们。听过两人汇报后,陶怀德表示热烈欢迎,在向上级领导汇报后,陶怀德要求邢晋贤稳定部队,控制复兴关,收容国民党散兵,在11月30日解放军进驻重庆前一日宣布起义。

11月30日,解放军部队在邢晋贤率领的起义部队和市民的欢迎中进入市区,重庆解放。

12月1日,新华日报头版头条报道邢晋贤、崔圣武率国防部警卫二团起义。

“父亲的人生也翻开了崭新的一页。”邢新琰说,解放后父亲赴第二野战军高级步兵学校任教,后来在运动中受到冲击回乡,并于1989年病逝。

抗战老兵寻访现在开始

采访中,邢新琰反复强调自己当时太年轻,没有仔细询问父亲抗战的历史,使得很多细节并不清楚。抗战不是一段简单的战争经历,更不是简单的数据统计,而是每个抗战军人一生的辉煌与荣光。这就是抗战老兵的力量,年轻时,他们是中国军人,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年老时,他们是历史的见证人,让人更好地了解历史。

现在,那些老兵生活在哪里,身上有哪些故事,我们并不知道。这就需要我们这些后人去寻访,将他们的故事留下,让老兵不死。

老兵寻访热线:027-82333333

来源:武汉晚报

 

责任编辑:

上一篇:视频:湖北网络文化走基层(第1集 麻城山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本文相关推荐

重点推荐

热门排行

  • 本月
  • 本周
  • 今日

即时新闻

焦点新闻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