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美

 
东西湖北大附中武汉为明实验学校九(1)班 吴思悦  指导教师:石志刚
 
不知何时,朗朗诵读声已从家中远去,也不知何时,它再次悄然归来……儿时常听父母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优美语句,吟时便满眼都是灵动的笑意。
 
常与父母亲比背诗,看谁背得快,背得好。家中书香便愈来愈浓,愈来愈浓。父亲与我谈论古诗,他说,读诗最是能磨砺人的品性,陶冶人的性格,一生的哲理,全部都在里面。我只是笑道:“一生可长呢,再说古人又怎么会知道今人的哲理呢?”
 
后来上学,对一篇篇古诗感到厌倦,觉得它格外生涩绕口,就再也不愿在闲暇时投入享受其中了。
 
曾有一次看到了地铁站内拉二胡的艺人,五十来岁,衣衫褴褛。那日的情景已不太记得,可我仍然记得他充满热爱和陶醉的眼神。他的弹唱意味着艰难地讨生活?或许再也没有人会因为阿炳的《二泉映月》而感动得潸然泪下,只因为更多的人因为脚步的匆忙而忽略了这份美好,让它逐渐消逝。不禁想起了《大地上的读书人》中曾经提到“一群学者面带菜色而不觉其苦。”我不禁感到愧疚。
 
如今到底有多少人能真正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来做一场“心灵的修行”?物质生活的节节攀升,心灵也自然需要达到同等高度。张天麟曾言:“中国不患物穷而患心穷。”
 
我不禁再次拿起尘封已久的诗集,用手轻拂去它封面上的尘埃。可惜人心中的尘埃并不能如此随意抹去,我们需要长时间的去被开导,去被启迪,才能追溯回那流逝的精神之美。
 
点评:笔者以前叙后议的结构形式,结合“家庭”式实际体验,娓娓道来“流逝之美”。后部分,观照现实,发出“心灵的修行”之慨叹。对“流逝的美”作出了一个学生应有的反思,冷静地洞察社会的百态,发出了“物质生活的节节攀升,心灵也自然需要达到同等高度”的清音呼告,实在难能可贵。

责任编辑:孙历

上一篇:流逝的美

下一篇:流逝的美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本文相关推荐

重点推荐

热门排行

  • 本月
  • 本周
  • 今日

即时新闻

焦点新闻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