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等10城叫停专车服务

来源:东南商报
 
这段时间,打车软件市场出现了一种名为“专车”的打车服务。动一动手指,就能召来宝马或奥迪这样高大上的“专车”(本报去年12月25日A12版曾作报道)。
 
这些车到底是“专车”还是“黑车”?一时间有关专车的讨论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目前,包括北京、上海、杭州在内,全国已有10个城市叫停了专车服务。
 
宁波有私家车从事“专车”运营吗?下一步,宁波有哪些动作?杭州为什么叫停专车服务?那些专车司机有什么反应?昨天,本报记者兵分两路,在宁波和杭州进行实地调查。
 
宁波:禁止私家车成为专车
 
私家车主加入“专车”,一月做了近五千元
 
从去年12月中下旬开始,就有市民向运管部门投诉:好端端使用打车软件叫车,怎么叫来了一辆私家车?
 
这段时间,宁波运管部门都在严查类似的“专车”。截至目前,运管部门已经查处了10辆“专车”,无一例外都是涉嫌非法运营的私家车。这其中有7辆已经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了处罚。
 
记者打听到,这10辆“专车”中有不少就是来自“一号专车”打车平台。这些私家车怎么就做起了黑车生意?他们和打车软件平台是怎么合作的呢?
 
就在上个月,江东运政大队的执法人员在金港大酒店查获了一辆“专车”,实际上就是一辆斯柯达轿车。
 
“专车”司机姓裴,是宁波某企业的一名普通职工。他开的“斯柯达”轿车是去年3月份刚买的,挂在一家租车公司名下。前阵子,他和租车公司签了协议,加入“快的打车”的“一号专车”平台,做起了“专车”生意,“本来只想着赚点外快,不知道这是违法的。”
 
双方协议,每做成一单生意,司机可获得70%左右的提成,油钱由司机自己承担。从裴某手机记录显示来看,在近一个月的运营中,他已经做了80多笔订单,总金额近5000元,每单最低是50元。
 
宁波将加大查处力度,最高可罚5万元
 
这段时间,有关“专车”的讨论沸沸扬扬。那么,这类“专车”到底是不是黑车呢?前几天,交通运输部明确表示:“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承担应尽责任,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让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下一步,宁波会有哪些动作?昨天,记者采访了宁波运管局的相关负责人。他透露,如果私家车加入“1号专车”这样的打车平台,就属于非法运营,严重扰乱正常的运输秩序。接下来,交通部门将联合工商、物价等部门,对这类违法行为进行综合性打击。
 
宁波市客管局的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宁波出租车营运市场相对比较规范,所有正规营运的出租车都有定期的车况检查,从业人员受过专业培训和定期的安全再教育。但“专车”没有这样的约束和监管,出现问题和纠纷难以追究责任。
 
交通部门提醒私家车主,不要擅自加入类似平台。如果是非法营运的黑车,根据《宁波市出租车管理条例》,将给予1万~5万元的处罚。
 
打车软件公司称与有资质的租赁公司合作
 
那么,打车软件公司的“专车服务”是怎么运营的呢?私家车参与叫车平台经营,他们会怎么对待呢?昨天,记者联系了“一号专车”的工作人员。
 
“从事‘一号专车’的是什么车?”
 
“我们是和正规租赁公司合作的。不是私家车,也不是出租车。”工作人员进一步解释说,公司是和有运营资质的租赁公司合作的,对其进行审核考察。租赁公司旗下的运营车辆都有备案。如果出现私家车运营,他们将取消合作。
 
“宁波出现有私家车从事‘一号专车’服务,这是怎么回事?”
 
“和租赁公司签合同时,我们有约定,如果出现私家车运营,将取消合作。以后,我们会定期排查。”该工作人员说。
 
杭州:已直接叫停专车服务
 
市民声音:专车服务没有叫出租车来得放心
 
在杭州城区上班的王先生告诉记者,从一开始的软件叫出租车服务到现在的专车服务,手机叫车的功能他一直都在使用。
 
王先生认为提供这样的服务他本身是受益的,利用叫车软件打车大大减少了等车时间,通过软件预约不管是叫到了出租车还是专车都是方便了自己,但是当记者问到是否会关心专车有没有营运资质的时候,王先生愣住了,反问记者:“不是应该有营运资质的车才可以上路载客吗?”
 
很少使用叫车软件的张女士则表示虽然自己没有使用过叫车软件的专车服务,但是始终觉得这个专车服务没有叫出租车来得安全放心,虽然说是专车,但是开专车的司机师傅是没有专业统一的公司来进行管理的,而出租车的司机师傅是有管理公司的比较放心一点。
 
专车司机:大倒苦水认为“专车”≠“黑车”
 
专车司机丁师傅告诉记者,为了使自己的车更好地利用起来,买了两只手机把市面上较为知名的滴滴叫车和快的叫车都进行了安装,有一次拉上一个客人,他在路边冻的时间太长上车都快哭了。事实上好多人上下班的时候确实难以打到车,马路边等个半小时甚至一两个小时都有,所以说这种需求是有的,专车司机确实是比较辛苦,但是这也是多劳多得,既能送别人到家,自己也赚到了钱挺高兴。
 
专车司机姜师傅反问记者,到底什么才算是“黑车”,信息不透明、价格不透明,没有任何组织管理,无法进行监管,那个才叫黑车。姜师傅认为专车不能与“黑车”画等号,司机的个人信息在叫车软件上已经进行过备案,车子是租车公司租赁而来的,并有着规范的服务和严格的管理,车辆更舒适、服务更人性、安全性也有更多保障。
 
运管部门:私家车挂靠租赁公司搞营运仍是“黑车”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专车问题被推到风口浪尖,其中涉及到车辆租赁、软件平台、驾驶员几个问题,如专车的车辆和驾驶员是否具有营运资质、软件平台是否充当了一个网络黄牛的角色、驾驶员是否有过上岗培训等,这都是专车服务想要立足需要解决的问题。
 
专车还是黑车界定主要还是营运资质,记者从运管部门了解到,未取得经营许可从事出租车租赁业务就是黑车,运管部门表示一旦发现私家车加入或者涉嫌非法营运的“黑车”,将会一律进行处罚。虽然有些车辆是挂靠租赁公司,但这也是没用的,车辆的行驶证注明了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一旦查出车辆存在营运行为,将会同样以“黑车”处理。
 
相比于专车司机的黑白论战,出租车司机们认为专车之争确实动了他们的奶酪,开了10多年出租车的司机杨师傅,明确表示不希望专车存在。
 
的哥辛苦赚小钱
 
公司躺着拿大头
 
1月9日,西安市出租车调价方案听证会上,29名代表仅1人反对出租车调价,这个人就是蓝田县前卫中学的政治老师白兵洋。他认为,提高司机收入应该从降低份子钱开始。
 
赞成调价还是反对调价,这是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如果调价,消费者利益就会受到影响,因为价格上调并不意味着服务更好,他们接受的其实是和以前一样的服务。如果反对调价,又似乎与出租车司机为难,他们已经是一个城市劳动强度最大的群体之一,每天辛辛苦苦却只能赚点小钱。
 
其实,现实的选项不仅仅这两个,除了调价和不调价之外,还有其他被隐藏的选项:开放出租车号段,引入更多出租车;增加出租车司机保障,直接给予司机更多补贴;降低出租车份子钱,让出租车司机和消费者都可以获利。尤其是后者,这其实就是一直存在的核心议题:本来,出租车一天的营业额并不少,但其中的大头却交给了公司,出租车公司躺着就把钱给赚了,这公平吗?当一个出租车司机把一天的大部分收入交给公司时,他们怎么能够赚到钱?当然,他们无法抱怨公司,因为公司比他们强势,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调高出租车价格。
 
虽然出租车公司承担着一定管理职能,但这种管理是否必须由公司承担,这种管理的成本是否太高,都是无法回避的核心议题。
 
而且,无论调不调价,出租车公司都处于旱涝保收状态。所以,出租车公司并不在意司机和消费者之间产生摩擦,对于他们来说,如果不触及出租车垄断,摩擦就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怜的是,都是弱势的乘客和出租车司机被无辜地放在了博弈的天平上,原本已经无助的他们,还要通过侵害另一方才能获得暂时的安稳。这就是现代版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出租车公司通过问题的隐藏和选项的设置,隐身于弱者的拼杀中。

责任编辑:

上一篇:滴滴和快滴专车服务有何特色和服务理念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本文相关推荐

重点推荐

热门排行

  • 本月
  • 本周
  • 今日

即时新闻

焦点新闻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