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专题
汉网合作招商电话:027-85771888-3453

摆摊城管:我们是好心,但被曲解

汉网 www.cnhan.com 2013-06-19 稿件来源:新京报  评论:(

 

新京报讯 (记者朱柳笛)近日,武汉“摆摊城管”引起关注后,武汉市城管委回应称,两当事城管桂文静和杨希为“卧底”,通过体验式执法深入了解路边摊贩实际情况,并公布了两人摆摊期间的“体验日记”。回应遭到公众质疑。

昨日,武汉市城管委再次召开新闻通气会,称“体验日记”有故事情节和真实感受,不可能造假。

“卧底没有演的痕迹”

新闻通气会上,武汉市城管委新闻宣传负责人叶志卫否认“作秀”说法。他表示,两名城管队员写的“体验日记”,详细记录了摆摊经历及周围环境,有故事情节和真实感受,不可能造假,卧底过程也没有演的痕迹。

叶志卫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强力管理,被指责暴力,我们采取眼神、鲜花、体验执法,被质疑作秀,到底要我们怎么做。有什么好办法说出来,我们奖励1万元。”

此前,洪山区城管局因鲜花执法、眼神执法引发过舆论关注,有网友质疑,多种新鲜的执法方式,都在博人眼球,这次卧底也和之前的方法很相似,意在炒作。对此,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局长赵扬称,只是想多一些尝试和创新。

至于这些创新举措收效如何,赵扬称,据统计,洪山区城管所辖区域街道环境已有很大改善,据统计,今年占道经营数量比去年下降了60%。

小贩行贿保安是误会

有媒体对日记中记录的某小商贩交给保安几百块钱一事提出质疑,小商贩哪来这么多钱?对此,桂文静回应,当初以为是潜规则,后来发现其实小贩给保安的是货款,他们在后来的日记中做了相关澄清。

对于外界质疑的摆摊收益,昨日,洪山区城管局将1000元摆摊收入做了捐赠,捐赠对象是占道经营摊贩徐军胜。今年3月,徐军胜一边卖烤红薯,一边给儿子指导作业的画面被媒体捕捉,从此被网民称为“红薯爸爸”。赵扬说,严格讲应该取缔,但因徐军胜有实际困难,因此采取变通方法,允许摆摊。

■ 对话

摆摊城管:我们是好心,但被曲解

桂文静接受采访称,被曝光后压力大,妻子曾想把孩子送到别的地方

关于摆摊

“想站在小贩的角度找解决办法”

新京报:作为一名城管,“体验摆摊”的初衷是什么?

桂文静:我不太善于交流,之前碰到占道经营的小贩,我们去管他,旁边就有人说,你们管他做什么?我就不知该怎么处理。于是我跟领导提了这个想法。去练摊,是想能站在小贩们的角度,找出办法去解决问题。

新京报:为什么不知该怎么处理?

桂文静:管吧,他觉得你不同情他,社会都同情弱者,不管吧,又违背我的工作职责。

新京报:你们一共跑了几个地方练摊?

桂文静:主要是在洪山区,在自己管辖的区域,首先是考察虎泉,但城管一直驻守在附近,不让摆,然后我们又去了鲁磨路,后来是去徐东。

新京报:卖什么?从哪里拿的货物?

桂文静:第一次摆,我们从汉正街批发了发卡,但生意不好,旁边有一个卖杯子的人,他的生意很好,我就想找他批发一点货,他说可以,但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摆,后来我们就到徐东去了。

新京报:也就是“体验”并没有严格的计划?

桂文静:对,只是做尝试。

新京报:最后成本花了多少?赚了多少?

桂文静:我们还没来得及统计,本来打算两个月体验结束后计算,但被打断了。

关于换位

“融入小贩生活,城管来了会跑”

新京报:第一次摆摊是什么感受?

桂文静:迈出第一步很难,觉得有点丢人。我一个朋友说他第一次摆摊时,晃了好几条街,走了一晚上,东西也没摆出去,我就是这种感觉。

新京报:在你的日记里,曾讲过遇到城管逃跑的事。

桂文静:当时我摆摊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听有人喊城管来了,好多人开始收摊。我和朋友也收拾,用床单卷起来就跑,结果货掉了,我准备捡,我朋友大叫,还捡什么?赶快跑。我就跑了。

新京报:跑是什么心理?你当时已经有小贩的心态了?

桂文静:当时真的是已经融入这种生活了,知道周围的人在跑,就完全是小商贩的心态。还有就是在自己大队执法的区域内摆摊,也担心被认出来。

新京报:会不会感觉有些分裂?白天你是执法者,晚上又变成执法对象。

桂文静:是有些分裂。

新京报:那你怎么看摆摊时遇见的执法城管?

桂文静:就像我很好的朋友抱怨的一样:管这么严干什么?我当时就是这种想法。

关于质疑

“好心被曲解,怎会没压力”

新京报:网上有很多质疑,甚至怀疑你们的练摊日记,也是事后补写的。

桂文静:我只能保证,这次体验活动和体验笔记都是真实的,我再解释,也还是会有质疑声,但是我不可能把这么多实际生活的东西,在一天之内就凭空想出来,编也得有时间和素材吧?

新京报:也有人说是炒作。

桂文静:说实话,我们是想站在摆摊者的角度了解一些事情,并没有像网友说的,是炒作。说实话,我是不会说话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说话。

新京报:那为什么选择在自己大队辖区摆摊?这样被认出的可能性不是更大?

桂文静:网上一直有误传,说我在自己执法的地方摆摊,其实不是,白天我管辖的地段是友谊大道,但摆摊的地方是徐东大街,而且我们选择街尾,注意隐蔽,后来发现没有认出来,就放心了。

新京报:报道出来前,你们是否已经知道?

桂文静:如果我们真是做好了被报道的准备,不会像现在这样说话不清楚,我没想过被报道,我也不想接受采访。

新京报:为什么不想接受采访?

桂文静:压力来自网民和媒体。我们是好心,但被曲解,怎么会没压力。昨天我回去老婆跟我说,赶快把孩子送到别的地方,怕事情越闹越大影响孩子。我希望你们少关注我一点,谢谢你们。

关于职业

“这个结果真让我接受不了”

新京报:你没体验之前,对小贩群体是什么印象?

桂文静:之前以为,小贩对城管印象很差,但后来了解,很多小贩觉得武汉城管还可以,当然还有尖锐的骂声。

新京报:你在执法过程中遇过激烈的对抗吗?

桂文静:总的来说还好,我们去管,一般不会没收东西,只是让他们离开,但我们一走,他们还是回来继续摆。

新京报:你觉得这个职业有负面评价的原因是什么?

桂文静:负面报道太多,如打人之类的。

新京报:那你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

桂文静:我一直觉得只要努力,就能有一定的结果,但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让我接受不了,真的让我接受不了。

新京报:练摊后,你对你的工作有新的想法吗?

桂文静:我一直在想,能不能有更多的方法能改进城管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新京报:这次体验带给你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桂文静:让我能站在摆摊者的角度来体会,他们真的很辛苦,我们政府能不能采取有效的方式,让地摊文化能够继续下去,规范起来,没有必要一刀切取缔。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责任编辑: 李扬

分享到:
关键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原创者观点,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汉网对以上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由此产生的后果与汉网无关。
直播武汉
 
新闻: 时政 | 社会 | 国内
国际 | 要闻 | 天天315
趣闻 | 女人 | 体育
专题 | 生活资讯
 
论坛: 九头鸟评论 | 论坛强帖
汉网活动 | 市民新闻
公益 | 武汉建设
人文武汉 | 市民记者
市民呼声 | 汉网杂谈
汉网知道 | 汉网拍客
 
彩票专区: 快乐福彩
 
爱在武汉
 
恋爱: 单身访谈 | 单身话题
宅男宅女 | 交友
 
婚嫁: 精彩活动 | 新娘日记
婚纱摄影 | 婚品交流
 
教育: 教育新闻 | 考试资讯
培训机构 | 教育曝光台
亲子活动 | 基础教育
 
健康: 健康新闻 | 医药资讯
汉网门诊 | 情感心理
两性保健 | 男性健康
女性健康 | 中医养生
住在武汉
 
房产: 本地楼市 | 淘房分享
楼盘动态 | 二手房资讯
家居行业 | 设计宝典
 
理财: 财经新闻 | 本地资讯
赚钱项目 | 消费315
证券 | 基金
 
旅游: 畅游武汉 | 畅游天下
旅游攻略
 
汽车: 行业焦点 | 降价促销
新车导购 | 车企沙龙
维修保养 | 香车美女
乐在武汉
 
美食: 美食探店 | 食品曝光
美味探店| 小吃零食
 
美色: 自拍 | 搜街 | 尤物
爆点 | 玩美 | 秀场
 
娱乐: 头条 | 本地 | 明星
影坛 | 电视 | 音乐
八卦
 
运动: 活动
购在武汉
 
折扣线人:
折扣考察员 | 商场情报站
网店情报站| 街边情报站
 
消费达人:
色色荐店 | 试用分享
精彩活动
 
竞拍易物:
汉网竞拍 | 换客联盟
 
团购沙龙:
汉网团购 | 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