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人大代表:城中村失地农民社保体系待建
汉网 www.cnhan.com 2011-03-02 稿件来源: 新华网

 

    汉网消息  “我们现在是‘三不人民’:不是农民,没有土地;不是市民,没有社保;不是居民,没有低保。城中村改造给了我们一笔钱,但这笔钱看上去热闹,却不中用。”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金辰街道办事处的二十多位村民代表24日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地商讨城中村改造后失地农民的保障体系如何建立等问题。

  金星社区居委会之所以举行这么一个特别的座谈会,缘于昆明市人大代表刘洪啟的一份议案。

  在今年1月中旬召开的昆明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刚当选为昆明市人大代表的刘洪啟联络13位市人大代表,提出关于建立城中村改造失地农民社会保障体系的议案,引起会议主席团的重视,并被列为拟作建议、批评和意见处理的议案之一。

  刘洪啟早在2008年就开始关注城中村改造失地农民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据云南省相关文件规定,从2008年1月1日起,城中村改造范围内的失地农民全部转成城镇户口。但在刘洪啟看来,农民身份的改变,并未给他们带来社会保障待遇的实际转变。城中村改造后,集体土地以货币补偿方式一次性被征收,农民完全失去了土地。由于农民普遍缺乏相应的生产技能,很容易陷入“种地无田、上班无岗、低保无份”的困境。

  刘洪啟认为,农民失去土地后,既没有退路也没有出路,不但难以顺利转变为城镇居民,还有可能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因此,针对不同年龄阶段为失地农民建立起以养老、医疗等为重点的社会保障体系,切实保障失地农民的利益很有必要。

  城中村改造时,开发商已经对失地农民进行了补偿,为什么刘洪啟还要提出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呢?

  按照刘洪啟的说法,昆明市一些地方的失地农民在拿到征地拆迁补偿款后,由于不懂得如何理财,几下就把补偿款挥霍一空。因此,有必要为失地农民建立社会保障体系。

  刘洪啟告诉记者,他认识的一家兄弟俩,拿到了几十万元补偿款后,没有先买房子,而是花30多万元买了辆轿车。兄弟俩整天开着轿车到处晃悠显摆,几年时间,积蓄就花光了,不得不把车卖掉。此外,还有些职业赌棍专门找拿到补偿款的失地农民赌博,很多人的征地补偿款被职业赌棍算计得一干二净。刘洪啟认识的一位家住官渡区的刘姓朋友,拿到了近百万元的征地补偿款后,被几个几个朋友邀到电玩城里玩电子游戏,不到半年时间,近百万元征地补偿款就输了个精光。

  “除了赌博、任意挥霍之外,还有一些人拿到补偿款后,生活腐化堕落,要不了多久,也要变成穷光蛋。”刘洪啟说,他所了解的一个村子,正是由于没有用好征地拆迁补偿款,导致近三分之一的失地农民连吃饭问题都无法解决,“几乎到了讨饭的地步”。

  因此,在刘洪啟看来,失地农民的征地拆迁补偿款不能全部发放到农民手里,应由政府部门牵头,筹集专项资金,为失地农民购买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五险一金”。即由政府从土地出让金中拨出部分,为农民支付保险金总额的40%,再由集体从土地补偿费中拿出一笔钱补助保险金额的30%,失地农民个人承担不高于保险总额的30%,这样,失地农民的后顾之忧就解决了。此外,还应对失地农民进行就业培训,引导就业,扶持创业,使失地农民真正过上城镇居民的日子。

  对于刘洪啟“授之以渔”的“理论”,金星社区居委会马家营居民小组的何玉琼、余会琼等人十分赞同。用何玉琼她们的话说,征地拆迁补偿款看上去很热闹,但却不中用。

  何玉琼告诉记者,昆明的城中村改造,很多人一下子拿到上百万的补偿款,外人看上去,这些人很有钱,但仔细算一算账,这些钱却不中用。余会琼说:“我们希望政府能牵头,我们自己也付一部分钱,买养老、失业、医疗等保险。要不,失去了土地,房子被拆,没有房租来源,又没有能力干其他工作,真不知道如何过日子。”

  据刘洪啟介绍,昆明市盘龙区金星社区共有居民2545户5613人,绝大多数居民都跟余会琼一样,收入来源一是集体资产收益分配、二是收取房屋租金,少部分居民做小生意、打工。2010年,整个金星社区房租租金收入1300多万元,小区物业管理收取综合服务费580多万元,利用小区物业管理模式还解决了560多个被征地后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现在,大家的收入都还不错,但一旦启动城中村改造项目,村集体资产收益和房屋租金将不复存在,5000多人的吃饭问题马上变成一个棘手的大问题。

  “如果不给失地农民建立社会保障体系,要不了几年,这些村子肯定会出问题。”刘洪啟说,失地农民社保体系亟待建立,同时也要对失地农民进行就业培训,“授之以渔”显然比“授之以鱼”要有前瞻性。(胡远航)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您对本文话题有什么感想或看法?
  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均可发送信息到13554175925(不含通信费,信息费免费)留言。
  企业服务
  博客群组 九头鸟评论
·读记:台湾文化背景的感悟
·剩女那点儿事
·汉口1945 - LIFE 高清照片
·婆婆是夫妻永远的第三者吗?
·看《将爱》:我们残酷的青春尾巴
·你身边最能啃的人到了啥地步
·网络征婚:成全了谁,杯具了谁?
·删掉虎年短信,迎接兔年六一
·徐圣居:"古诗词考级"被热议学校不能也演"抬驴"
·付水平:着力为武陵山区发展积蓄跨越的能量
·罗军:任志强不该这样说
·刘逸明:刘志军的马仔张曙光海外存款高达28亿美元?
·罗瑞明:奥巴马国情咨文提及湖南的原因
·傅尹:输液坐椅也收费,要问监管责任
·罗竖一:为何不从即日起禁止"面粉增白剂"?
·凌寒:富豪建豪冢,"有钱能使鬼推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