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专题>> 武汉方言评选>> 经典汉话
汉话释义:麻木
汉网 www.cnhan.com 2011-01-13 稿件来源: 汉网论坛

    麻木一词,本意指肢体麻痹,没有感觉,比喻思想不敏锐,对外界事物反应迟钝或漠不关心。嗜酒之人于酒酣之后常呈此态,故有“酒麻木”和“麻里麻木的”之称。

20世纪80年代中期,“麻木”一词以其地方特性渐兴并快速流行于武汉三镇,乃为约定俗成的新创方言,含义从形容词衍生为代词,特指从事三轮车(正三轮非机动和机动车)营运的工人和车辆。

可以肯定,现称“麻木”脱胎于原“酒麻木”。何以如此?追根寻源,我们可以从中窥视一部武汉“麻木”人生辛酸史。

1946年7月29日《新湖北日报》载有一文“汉口的人力车夫”,文中说道:汉口的人力车是始于光绪年间。最初第一部车子是由新泰茶栈的一位黄胡子洋人的介绍,才输入到汉口来。在当时第一个拉这车子的人,是一位名叫余八斤的小伙子。这一段汉口人力车开创史,(在当年)随便哪个拉车的人都知道得很清楚。

如今有多少人晓得汉口“麻木”的祖师爷是朱八斤?

其时,“哪怕现在的交通工具较前发达,在汉口还是保持一个可观的数目。据工会的调查,现在汉口拉车的人,已登记的有18408人,实际上有21000多人。”

这些人的出身非常复杂,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差不多是以拉车为其世袭职业。在人力车几十年的历史过程中,一批靠拉车为生的人,因子女教育无暇顾及,从小就在外面拾垃圾,以至身无一技,长大后也只好世袭他父亲的拉车生涯。像这样出身者,据工会统计,有8000多人。

第二类是汉口附近农村的农人。因为农村的不景气,逼着他们跑到都市里求生活。

第三类是汉口卖小食的担贩。天晴则可勉强维持一天生活,天雨则为生存而租部车子拉。另外还有因工厂未开工而失业的工人。

当时,“车夫生活的清苦是比任何人更惨的。”政府因“人拉人的不人道”而将其取缔,有新闻界人士认为,他们对于政府取缔人力车一节,站在人道的立场讲,是赞成这个原则的,但是希望在废除以前,先要找到代替的交通工具,给他们继续的工作,不致因为人拉人的不“人道”而使他们两万多人因失业以致饿死。

这样一种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职业弱势群体,他们的人生又怎能不“麻木”?

随着交通工具的改良,人力车逐渐变“拉”为“踩(蹬)”,改为人力三轮车。

解放后,三轮车仍作为城市人民方便代步的交通工具保留下来,被随同保留下来的,甚至还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因素。

上世纪50至70年代,三轮车工人被组织在合作社中,管理有方,秩序井然,生活水平有了大的改善。一般服务于车站、码头地段。乘客一般先报送达地点,在管理站交费后再乘车,工人以筹码计酬。

从事三轮车的人并不是很多,因为那时生活水平低,就是坐公汽的人也不多,一二站路的距离,人们习惯于步行。坐公汽是5分钱到1角钱,而三轮车一般不超过3角钱。

由于长期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再加上行业的传统影响,三轮车工人与码头搬运工一样,大多养成一种特有的习惯——以酒解乏。在70年代以前,从事三轮车的工人大都是中老年人,“酒龄”多达二十年以上,他们几乎人人身上都自带一样宝物——二两装扁酒瓶。在日间午餐或候客时,“抿”上几口,以兰花豆下酒,然后,颓然无力地躺在车座上,以折叠车篷为枕,头盖草帽,赤脚或穿着拖鞋或特制的车胎草鞋,两腿交叉搁在座板上,进入酣梦。那时的酒是“小黄鹤楼”正宗高度酒,作用之后,皆醺醺然呈麻木状矣。

那时的“麻木”,痛并快乐着。武汉“麻木”队伍中,还出现过一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时代名人,叫余宏杞,这位勤劳而诚信的老人,在参加市劳动模范大会时,与另一位著名杂技演员结为翁媳,传为江城一段佳话。

进入80年代后,三轮车队伍不断扩大,并如“水葫芦”样迅速蔓延,机动车代替了人力车。起先是照顾残疾人而发给营运证,后来,非残疾人和无证照车纷纷上路,违章、肇事、欺诈、排挤等不良风气时生,上升为城市一个不可小视的“亮点”,由此,“麻木”形象就此诞生。

“麻木”人生其实很无奈,管理是同样无奈。直到现在,从事麻木的人群结构,大抵上与五六十年前没有根本的变化。这也许是武汉这座城市的痼疾顽症。要让麻木退出历史舞台,还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外地人和本地新生代青少年对“麻木”一词缺乏正确的理解,有人甚至以为“麻木”是因为地面坑洼不平,坐着感觉到浑身麻木而名,还有更多附会猜测,这好比是把“鬼鬼祟祟”念成“鬼鬼崇崇”一样可笑。

不论怎么说,麻木人生是辛酸的人生,过去如此,现在如此,这样的人生,期待改善。

详情请看:http://bbs.cnhan.com/thread-16436498-1-1.html

| 进入论坛 | | 打印本页 | 返回顶部 | 关闭窗口

  您对本文话题有什么感想或看法?
  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均可发送信息到13554175925(不含通信费,信息费免费)留言。
  企业服务
  博客群组 九头鸟评论
两年前的此时,我当了一次逃兵
岁月声声慢 吆喝一路来
是谁打败了美军
《恋爱中的男人》读后
汉网是什么?
2010,这一年
唐胜:春节送礼莫让"面子文化"成为负担
陈小二:跨省追捕赔偿过低是在鼓励大胆违法
雷钟哲:年货也是社情的一个"窗口"
赵国旗:1%征收房产税,高吗?
于静:小心"最牛保护牌"养"牛"为患
宕子:完美与破缺
武汉分类信息 | 武汉租房 | 武汉二手房 | 武汉招聘 | 武汉兼职 | 武汉二手车 | 北京赶集网 | 上海赶集 | 赶集网广州 | 深圳分类信息 |